……

穿过四个路口,徐君明看到了路右边,大小不等的青灰色石头堆砌,茅草做顶的院子。

院子门口两扇旧木门,两侧放着打磨平整的四方形石头,边角处包浆闪亮,颜色青黑,不见丝毫尘土,显然经常有人坐。

院门东侧院墙外堆着柴火,两颗槐树枝繁叶茂,长势旺盛。

整个看去跟普通山里人家的小院并无什么区别。

简单看了两眼,徐君明剑指一点最前面尸体额头,神识传音。

“朱富,这可是你家?”

冥冥中一个喜悦的声音响起。

“回禀道长,正是小人祖宅!”

“那就好!”

徐君明收回手指,上前敲响了房门。

出乎预料,许久都没人应声。就在徐君明不耐烦打算直接开门进去的时候,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辫子姑娘清纯森女风户外唯美写真

时间不长,随着顶门的木杠收起,插门的木楔子拔出来后,紧闭的院门才露出了一条缝。

一张颧骨高耸的中年人,满脸小心的透过,成人巴掌宽的门缝审视着徐君明。

看他一身的道装打扮,稍稍松了口气。

“你找谁?”

徐君明打了个稽首。

“居士请了,这里可是朱有福家?”

中年人复又打量了他一遍后,才道:“朱有福是我爹,你找他有什么事?”

“再下乃是茅山来的赶尸道人,今日特意送你四弟朱富的尸骨归乡安葬!”

还没等他说完,中年人脸色大变。

“我四弟早死了,你走吧!哐当!”

瞬间大门紧闭。

徐君明脸色微变,他一路行来,送了七十一具尸体归乡安葬,但凡有家人还在的,莫不对他感激不已。没曾想轮到这最后一趟,却吃了闭门羹。

“稍安勿躁!”

训斥一句,被他捆尸索束缚在尸体中的朱富灵魂瞬间老实下来。

“我观你这哥哥虽然不算忠厚之人,却也不是刻薄之辈,现在拒而不纳,必然事出有因,我找机会帮你查明便是。”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朱富灵魂叩谢不已。

“朱石头?”

最后一具尸体中的灵魂连忙应声。

“你为我指路,先去你家看看。”

“是!…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底,然后左转…。”

在朱石头的指引下,迈步来到村后面。

看着眼前同样用石块、泥土堆砌而成的宅院,徐君明皱了皱眉。

“这是你家?”

“正是!”

这死气沉沉的宅院中显然早就没人住了。

院门虚掩着,徐君明抬手推开走了进去。尚算宽阔的院落中堆砌着锨、镐一类的杂物,角落里还有粮囤,牛车之类。

地上枯枝败叶,显然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打扫,一脚踩上去,被阳光榨干水分的树叶‘噼啪’作响。

穿过庭院,房门紧闭,两面边角残损的黄纸紧贴在木门上。

徐君明知道,这是农村,家里死人后必然会有的东西。

比起虚掩的院门,房门到是被一根锁链拴着。

搬运法力,催动‘斩妖剑符’,同时抬指一划,铁链应声而断。

右手一拂。

在嘶哑的摩擦声中,房门打开了。

一股阴风瞬间吹出,徐君明皱眉的同时,也看到了堂屋正中高悬的白底黑色‘奠’字。

旁边白色麻布做的灵帐随风摇动,即便是大白天,也看着有些渗人。

堂屋内桌椅板凳摆放的很整齐,但诡异的是,它们都被抹擦的很干净,仿佛经常有人打扫,跟院子里枯枝败叶的腐朽气,简直两个样子。

徐君明纵目一扫,右手虚抓,不过片刻,掌心中一丝青灰色的雾气凝聚而来。

“又是尸气,不过倒是不算强烈。”

掌心火光一闪,炼化了这尸气后,徐君明负手而立,看着被朝阳笼罩,本该鸡犬相闻,生气勃发,但现在却一片宁静,甚至带这些死气的村子。

“一路行来走了十几个村子,没想到最后居然碰到了诡异。也好,若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便顺手除去它,也算是积累一桩功德!”

虽然徐君明自负将来自己可以成就金丹,甚至是元婴之境。但什么事情都有万一,金手指虽好,却也不能保命。

若是他先天期嗝屁,身上功德多的话,还可以转修鬼道。否则,再入六道轮回投胎转世,下辈子还是不是人都不一定。

更重要的是,危机也是机遇,上次若不是他拼命干死了那头狐狸精,也不会有现在的捆尸索。

若是没有捆尸索,后来也得不到教堂顶端的雷击木,以及那相当于中品法器的白银十字架,以及一头铜甲尸的线索。

所以说,若想要在短时间内积累起丰厚的身家,关键还是要敢打敢拼。

正如老话中说的那样: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捆尸索一甩,把剩下的两具尸体放到边上。徐君明在堂屋正中盘坐下来。

探手入怀,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青花瓷瓶。

解开上面的封印,拔出塞子,滚落出一粒花生米大小,色呈米黄的丹丸。

扬手把丹丸吞入腹中,一股热流很快从胃部散发开来。

搬运周天,炼化这股药力,淡淡的白色荧光,从他印堂直冲天灵!

约莫半个时辰,一切异相平复,徐君明也睁开了双目。

看了一眼手中的瓷瓶,感受着丹田内增长的法力,微微皱了皱眉。

“百粒黄芽丹,如今我已经炼化了九十二粒,但丹田范围只有二亩六分,而且精进的越来越慢。看来这黄芽丹服完,距离先天中期怕是还有一段距离。”

虽然如此,但他的修炼速度已经够快。如果没有丹药,他要五年才能有现在的境界。

默念静心咒,心情平复后,徐君明掏出一个仿若小儿拳头大小的透明珠子,内里小手指大的白色火焰,静静燃烧着。

双手捧在掌心,神识沟通丹田淡蓝色的‘火焰法符’,肉眼可见,无数淡红色的火焰流光,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飞入透明珠子,被内中白色火焰吸收。

吸收的火行灵力越多,白色火焰的个头便越大,焰心的蓝色便越浓郁。

得意于徐君明对火行大道领悟精深,所以‘紫灵白火’的进境颇为不俗,短短寻月的时间,便隐隐有进入洞真中品的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