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会还在继续,当他重新坐回椅子上的时候。

就注意到周围的人,很默契的形成了一个个圈子。

有的是认识,有的是兴趣相投。

有意思的是,这些圈子一旦成型后,交流的信息就开始变少起来。

从公开的信息发布,转变到半公开,甚至只有小部分人可以听到的程度。

这时候,那些没有圈子的人,就显得格外刺眼。

例如说自己……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有的时候很不起眼,可有的时候却显得独特另类。

丁小乙很清楚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对于这场交流会,他更多的兴趣,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学长,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加入进来。

就如方才带着女儿匆匆离去的那个男人一样。

没有谁愿意让自己的亲人、朋友,来到这种地方,只有迫于无奈才会来到这里寻求一丝希望。

如果不能够搞清楚其中的原因。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可爱性感美女

他担心自己这位学长,在这里没有得到帮助后,就马上在别的地方寻找帮助。

到时候,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想到这里,丁小乙迈步走到这位学长面前:“朋友,你看起来似乎很需要帮助,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说说你的苦恼!”

苗壬丰一怔,不曾想会有人主动来搭讪自己。

上下打量面前这个怪人的身上。

对方带着很奇怪的面具,完遮盖了整张脸,让人看不到一丁点缝隙。

苗壬丰很警觉的测过身子,摇头道:“我不认识你!”

他不是什么刚刚进入迷途公馆的菜鸟,

绝不会轻易去相信这些陌生人。

见状,丁小乙非但没有走,反而坐在一旁,翘起自己的二郎:“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觉得你有必要改变一下你的品味,至少这些绑带并不牢靠!”

其实已经想要走的苗壬丰,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如遭雷击,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简单,你的造型是历史上的木乃伊,据说这种墓葬方式,代表着神秘和往生,但这样的资料实在太少见了,除非是专业历史学家,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

丁小乙信口开河,但这句话,却不是瞎扯,反而是苗壬丰的原话。

记得那时在宿舍里,这家伙在资料里看到了关于木乃伊的描述后。

就是这样给他们介绍的,并且是拍着胸脯保证,除了少量的历史学家,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这些资料。

自己现在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愣是令苗壬丰听的一愣一愣,见这家伙即便隔着绷带,眼神中依旧闪烁出震惊的目光,丁小乙心里就一阵暗爽。

“那么前辈您是怎么看待,这种殉葬的方式?或许这种方式也可能是一种惩罚!”

苗壬丰的态度马上出现了转变。

丁小乙太清楚这家伙的性格了,一旦你和他聊历史,这家伙马上就能变上一个人一样。

自己可不能被他带进沟里去。

“咳咳,小兄弟如果喜欢历史,我哪里还有不少文献资料,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看得出,你更像是个学者,难道因为历史的原因,开始对未知的事物感兴趣了么?”

自己模仿者糟老头的口吻,向苗壬丰试探道。

听到这里,苗壬丰犹豫了一下:“我想找一件东西,能够令脑死亡的植物人重生的东西!”

丁小乙没想到苗壬丰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要求。

脑死亡,就是植物人,说死没死,说活没活。

重生谈不上,但要是想要清醒,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即便是现代的医学背景下,一旦被认定为脑死亡,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

这是无数医学专家始终无法攻克的壁障。

也难怪苗壬丰会想到来到迷途公馆这个地方寻求方法。

“你有没有办法?如果没有,那么我就告辞了。”苗壬丰站起身,似是要离开的样子。

这个人就是两面人。

你要是聊历史,就算是仇人,他也能和你聊的很开心。

可如果是别的事情,除非是特别熟悉的人,否则总会有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这也是他在学业有成后,坚持留在校园中教书的原因。

“等等!这件事不是没有办法,但很难!”

丁小乙连忙喊住苗壬丰,他担心这个傻子,在这里找不到方式,就在别的地方找,万一和上次一样,身上被寄生了寄生虫,都不知道,怕是到死都稀里糊涂的。

“留下个号码给我吧,我可以帮你询问一些大人们!不过我警告你,如果可以,这个代价你未必承受的起。”

丁小乙的声音非常严肃,眸光透过面具,凝视在苗壬丰的面颊上。

令苗壬丰能够感受到自己不是在说笑。

感受到对方认真的神情,苗壬丰镜框下留闪过一抹精芒:“如果可以,什么代价我都能承受,哪怕是要我的命!”

“嘿嘿,那你就好好珍惜下眼下的时光吧,留下号码,过段时间我会联系你!”

脑死亡的事情,自己不清楚怎么做,但当下要先稳住他。

至于代价说的这样严重,也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令他相信自己,确实有帮助他的实力。

苗壬丰点点头留下自己的号码后就起身离开了这里,显然对于这种聚会不是很适应。

“主子,其实你可以请工会里,一些拥有精神系灵能生物的除灵师出手,或许真的可以帮到他!”

玉扳指小声提醒道。

这倒是个不错的路子,等今天晚上结束后,他倒是可以找王琦谈谈这件事。

想到这里,丁小乙迈步走向包间的方向。

他估计这这么久了,里面那位所谓的大人,也该恢复了一些力气才对。

身影在人群中晃动了几步后。

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人群中。

“让我见一面大人吧,这些都是见面礼。”

各种稀奇贵重的东西,被人拿出来,甚至有人把钱塞进守卫的口袋,带结果却是依旧被挡在门外面。

丁小乙无视这些守卫的阻隔后,轻而易举的走到房门前,侧着耳朵仔细一听。

就听里面似乎还有人在说话。

“我的要求很简单,下月月初的时候,会有三个人,从路关经过,手续都齐,但他们运送的东西,不能被检查,如果答应我的要求,你的条件不是问题!”

听声音,这个声音十有**,就是那位装神弄鬼的堕灵师。

这时候只听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些犹豫开口道。

“这个……怕是不好办,上次黑手套的事情,搞得满城风雨,现在还在严查,怕是行不通!”

“只是一些药物,并不算是违禁品,也不可以么?”

“真的只是药物!”

“千真万确。”

“好吧,如果是药物的话,我可以做主,但到时候请务必帮我把东西带来。”

“放心,我们说话算话!”

只待房间中两人说话完毕后,就见一个带着黑色老鼠面具的中年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

就在他开门的间隙,丁小乙侧身一跃,身影跳进房间。

这时候,才看到一个青年,一脸懒散的躺在沙发上。

偌大的黑眼圈,好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

似乎应付走了那个中年人后,神情显得有些疲惫,从怀里拿出一支水晶瓶。

“灵能精粹!”

丁小乙眼睛一亮,这么一支灵能精粹,可比之前从灯泡精那里得到的要多上不少。

“好东西!”

眼看青年要扭开瓶盖饮下去,隐匿在黑暗中的丁小乙顿时就按捺不住了。

手掌像是闪电般抓出去,一把抓着瓶子,用力一抽,还未等青年来及察觉发生了什么。

面前一只大脚丫子,已经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砰!”

突如其来的一脚,踹的青年半边脸都快要变形了。

一头撞飞在沙发上,晃动了几下脑袋,这才惊骇的抬起头。

当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丁小乙,青年不禁惊声尖叫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目光看到丁小乙手上的灵能精粹,眼睛一下通红起来,那可是他这次冒险来这里的部报酬。

当看到对方将灵能精粹收入自己口袋时,青年顿时就急眼了。

身体猛然膨胀,将衣物一寸寸撑爆开。

身躯瞬间变成了一个将近三米的庞然大物,皮肤看似暗淡,实则深黑邪异,脑袋上一支独角,布满了数不清神秘花纹。

一伸手,有如门板大小的拳头,迎面砸向丁小乙。

然而丁小乙不躲不闪,看着面前快要遮盖下自己半个身子的拳头。

只是嘴角挂起冷笑来,眸光之中闪烁这灵能的光芒,将面前这个家伙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这个青年,能够在盛状态,或许自己要揍他还有些麻烦。

但这家伙方才为了装b,愣是把自己灵能消耗了一空,这时候只是徒有其形而已,软包菜而已。

面对着袭来的拳头,他甚至不需要唤醒肉球。

同时抬起自己的拳头,将灵能注入在拳头上。

一时蓝色的光泽将房间照亮起来,他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到达怎样的程度。

一拳迎上去,“砰”的一声,青年甚至没能来及惨叫出声。

巨大的拳头,顿斯炸碎开,青年身体瞬间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身体重新恢复到正常人的模样,一头倒在地上。

“你究竟是谁!”

手掌上一片血肉模糊,令青年心胆俱裂,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和对方完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可丁小乙压根就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一脚踹在青年额头,将人踢晕过去,解下面具冷啐上一口吐沫:“是正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