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群逆贼!”

张杨看着那些冲下山坡的黄巾军大喊道,在看见山顶的骑兵之后,张杨已经知道了,这就是一个圈套,这里就是敌人早就布好的伏击圈。

“你还敢大喊大叫?”

许褚拎着刀就杀了过去,现在所有的晋阳军卒都在抱头鼠窜,只有这个家伙骑着马还想反抗。

看到许褚杀来,张杨也是怒吼一声,拿着马槊杀了过去,他先在也是一肚子的怒火没出发泄,今天这一仗败了,他也不想活了,临死之前要拼死这个贼人的将领。

张杨马槊比较长,提前就刺向了许褚。

“滚开!”

许褚一刀就把张杨的马槊给挑开了,长刀顺着马槊的杆就划向张杨。

张杨手臂一用力,借着槊杆把许褚的长刀给推了出去。

两人就这么杀到了一起。

“那人是谁?”

吕布注意到了和许褚交战的晋阳军队将领,拿着一杆奇怪的兵器,有点像长矛,但却比尖端的刃口却更像一把宝剑,这就是马槊,一种还没有流行开的兵器,一般都是用来骑兵冲击破阵的,因为破甲性强,冲锋起来无往不利,但做工复杂,并且只适合破阵,对战时效果并不好,做工又贵,所以用得人还不多。

冬日暖阳下黄色外套可爱美女

马槊这东西真正辉煌应该是在南北朝到隋唐时期,那是胡人南迁,骑兵纵横天下的时期,也是重甲骑兵出现出现的时期,这种破阵军械非常受欢迎。

“似乎是晋阳的将领,看样子武力还不弱。”

贾诩也注意到了和许褚交战的那人。

“走,咱们去看看。”

吕布对那人有些兴趣,能和许褚打得难分难舍的也算是难得一见,吕布这段时间都没有露脸,就是怕被晋阳官军认出来,现在没拿顾虑了。两千晋阳官军被围杀殆尽,最多也就只有几个已经逃远了的漏网之鱼。

骑着赤兔吕布就带着人下了山,山下的士兵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没事做的就围着许褚那边,看着许褚和那人交战,估计也是许褚下了命令,不许他人插手,不然一哄而上,对面那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死。

许褚其实占据着上风,但对面的张杨完是求死的打法,招招都是以命换命,许褚也不傻,他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怎么可能去和对方换命?

“许褚,给我把他活捉。”

吕布看着那将领,能和许褚打成这样已经不错了,让许褚抓回来问问,究竟是谁。

要是张辽在这里肯定能认出这张杨来,张辽对于并州有名有姓的将来还是做过功课的。

吕布就不同了,他在晋阳很少和大家族打交道,和官府军队交道就更少了,除了去剿灭赤眉军,就再也没有和晋阳军队打过交道。

“你是……吕布!”

吕布的喊声让张杨注意到了,吕布不认识张杨,但张杨认识吕布。

“你还敢东张西望?”

许褚见张杨竟然赶在战斗中分心,长刀一劈,就劈向张杨。

张杨反应也快,举起马槊就挡下了这一刀。

得势的许褚哪里会放过这机会,刚才他还想着和眼前这人玩玩,现在吕布来了,他也不准备留手了,一刀的气势胜过一刀,压制得张杨只能防御。

又交手了三十多招,许褚抓住张杨的一个破绽,一刀就挑飞了张杨的的马槊,长刀再次一抡,一刀背就劈在了张杨的肩膀上,吕布说过要活口,不然劈下的就是刀刃了。

还好张杨肩膀上又束甲,只是在马背上一个趔趄摔了下去,要事没了防护,就许褚这一刀背,肩胛骨都会骨折。

摔下马的张杨被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士兵拿着绳子就捆了起来,押到了吕布面前。

“你认识我?”

吕布奇怪的看着张杨,年纪也不算多大,二十五六的样子。

“吕布没想到你也投靠了张宝那贼人,真是看错你了。”

张杨被许褚劈中的肩膀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就算是有束甲防护,有哪里挡得住许褚的大力?

张杨第一次知道吕布是在并州剿灭赤眉军之后,吕布阵斩镇山王,立功颇多,在晋阳官军中也算是有些名声。

再加上吕布是北地五原郡人,张杨是云中郡人,吕布在无原郡收留云中郡流民的事他也有所耳闻,这才对吕布的看法好了很多,认为是家乡有出了个少年才俊。

没想到这人竟然公然和朝廷作对,但后来张杨却不在乎,吕布也算是在保卫北地诸郡黎民,对抗草原的胡人,甚至还三次击败胡人,打得胡人毫无还手之力,简直不可思议。

至于后来攻掠代郡,张杨就看不懂了,现在他算是猜到了,这吕布竟然和黄巾军是一伙的,难怪攻掠代郡了。

“张宝?哈哈!”

吕布大笑起来,身旁的士卒也大笑了起来。

“你说是,那就是吧。”

吕布没有解释什么,现在还不是光明正大说明身份的时候。

“你是什么人,官居何职?”

张杨偏过头去,不回答吕布。

“你这家伙还敢嘴硬,看我砍下你一条胳膊,你嘴还是不是这么硬。”

许褚见这败将还敢不回答吕布问题,长刀就搁到了张杨的肩膀上,只要长刀一侧,就能把张杨的胳膊砍下来。

张杨还是不说话,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吕布挥了挥手,让许褚把刀收起来,这么有骨气的降将吕布还是第一次见。

“连死都怕,却怕报出姓名,你这坚持的是个什么?想做个无名野鬼?”

吕布摸着下巴说着。

“哼,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张杨字稚叔。”

张杨想了想说道,吕布说得没错,死都不怕难道害怕报个姓名?直接连名带字都报了出去。

“你是张杨?云中郡人?”

吕布意外的看着张杨,没想到在这遇到了,吕布带兵去云中郡的事后就打听过张杨这人,但云中郡那么大,这两年人口流失有严重,一直没打听到。

“你知道我?我也不怕你。”

张杨听到吕布把他的籍贯都报了出来,脸上多了些顾虑,他是不怕死,到家里人是无辜的,黄巾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难保不会报复他家里,虽然吕布名声不坏,但难保加入黄巾军之后不会变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