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二连已经增援上去了,你看俺们接下来怎么打?”第四营营长秦刚是个魁梧的关西大汉,说实话他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一副莽夫样,可你只要看看他仅仅三年不到的时间就干到了营长,就绝不会以一个粗汉莽夫来定义他了。实际上,这家伙不仅头脑活,情商还高。二团长冯三才几个刚赶到前线营指挥部,他就简明扼要地介绍了战况,以一个疑问的口气来寻求上级的指示。

“这伙伪军居然配备了一个山炮营?这可是少见啊。”“嗯,一个山炮营,起码六至九门75口径山炮,好东西啊!”没想到领导们的重点倒没有盯着一线,反而几人饶有兴趣地讨论起了敌人的武装,甚至能明显地看出他们越谈眼睛就越亮。不用说,这也是动上那些山炮的主意了。

“一连打得不错,战士们都很顽强,坚守龙一天阵地,愣是没让敌人打上来,这除了地势险要、坑道巧妙外,同志们的勇于牺牲精神也是要加以表扬的。”团政委李春生倒还绷得住,对着四营的班子表扬了一番。

傍晚的时候,一连被替换了下来。一百六十人的一连活着的仅仅五十七人,其中重伤员十二人,轻伤员三十三人,真正完好无损的才十二人,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了。

“俺们估摸着打死打伤伪军不下三四百人,依靠坑道的掩护,一个换他三个,划得来!”四营一连长钱有坤家里不愧是做小买卖的,账算得清楚明白:一比三的交换,这买卖划得来!

“老这样被动挨打也不是事啊,大家都谈谈,看看怎么对付这帮不知死活的伪军。”二团参谋长陈子良是纵队部参谋出身,熟悉陈龙的战斗风格,窝着挨打,那绝对是要挨批评的。

“俺们也仔细侦查了,这群伪军的确来者不善,他们很熟悉这边的地形。要不是俺们这一年多的修建,恐怕他们真能找到突破口,几处堵死了的山口,居然都有连一级的伪军摸过去了,但都被俺们撵了出去。”四营指导员陈全贵汇报道,“据侦查,黑风口当面之敌怕不少于一个团,此外在鹰嘴崖外围恐怕还跟随了为数不少的伪军,据估测恐怕来的少说也有四五千人。俺们不能等闲视之。”

“敌人人数确实不少,可俺们也不是没有优势。”第二团副团长鲁金宝满不在乎地说道:“俺们有优势的地形,再加上修筑了完备的工事,他二鬼子想啃下来,恐怕还没有那副牙口!再一个俺们的战士军事素质要远高于伪军,又是保卫俺们的家园,战斗意志要远强于伪军。最后来说,俺们现在的轻武器可不输于鬼子,更不要说伪军了……”

“这倒是实在话,俺们现在营有机炮连,连有机炮排,轻机枪、花机关都下到班里,再加上跟随作战的班用掷弹筒,完全就是不输于日军的装备。至于说俺们的有些武器,比如‘毒龙’火箭筒,拿出去小鬼子也会眼馋的。”冯三才点点头道,他是红军出身,自然知道这样的武器装备,那可是正规的八路军也望尘莫及的。

“俺们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坚守固有工事,依托坑道大量杀伤敌人,等候纵队的指示。这个方案虽然有些保守,但胜在稳妥,用一连长的算法,一比三,俺们耗得起。”李春生吸了口香烟说道,“第二个选择,可能会有些冒险,但如果策划得当,出击果断,必定会取得极大的战果。说不定一下子打跑了这帮伪军,也说不定。”

“敌军来势比较大,据四营的侦查,那可是四五千人,没那么容易打吧。”冯三才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他可是二团的团长,鹰嘴崖一线的主要负责人,太过冒险的战斗,不符合他的选择。

“怕个鸟,对付几倍的二鬼子而已嘛,俺们过去打得多了!”副团长鲁金宝晃晃大脑袋,完全就是满不在乎的表情。

炎炎夏日比基尼小美女泳池送清凉

“俺的意见也是要打出去。但俺们不见得非要把所有的伪军都消灭了啊,俺看眼前黑风口的这伙伪军,吃掉肯定没问题。”陈子良是参谋出身,办法要灵活的多,“俺们先给他来个疲兵之计,明天再耗他一天,估计至少就能打瘸他一条腿。明天晚上,俺们集中两个营的兵力出击出去,争取一口吃掉这伙伪军。”

“嗯,办法是不错,时间上也来得及,只是据侦查,只隔了两道山谷,可驻扎着不下三四千的伪军,如何保证战斗打响,敌人增援上不来?”李春生吸着烟,问出了问题的关键,“要是能拖延个两个小时,哪怕一个小时吧,俺们这边加把劲就能完事了!”

“这个倒是有办法的:俺们黑风口就是一道山谷进来,外出也是一道山谷相连,俺们呀,只要偷偷在山谷里埋上地雷,两边山岭上埋伏一支阻击部队,基本上就能挡住援兵。”陈子良早就想好了计谋,他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只是这支潜伏到敌人身后的小部队,要相当的精干,还要懂得必要的战斗时机控制,关键时刻还要阻击地住敌人,又不能被敌人粘上,脱不了身,要求很高的。”

“这有啥,俺看古四强就很合适嘛!”鲁金宝歪歪脑袋,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只见一个精干的汉子带着两个护兵赶了过来。

“报告!警卫连长古四强报到。请指示!”这古四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往那一站,渊渟岳峙的,简直就是走如风,站如松啊!

“交给你个任务,让你们连潜伏到敌人身后,埋地雷,打阻击,敢不敢?”鲁金宝斜恶着眼睛看着古四强,语义挑衅地问道。

“保证完成任务!”古四强连个愣都没有打,直接就保证道。

“嗯,好样儿的,来,坐下说!”鲁金宝一把拉过古四强,和陈子良一唱一和地给他讲述起来任务:怎么潜伏,怎么埋雷,怎么借助山地打阻击,甚至连夜晚尽量都使用手榴弹,减少暴露的法子都细细捋了一遍。

“俺都明白了。只是,俺们连的战士往常可没有埋设过地雷,俺请求,明天让俺们训练一下,熟悉熟悉,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古四强很实在,将自己的担忧提了出来。

“可以,明天会安排技术人员去你们警卫连,一个白天应该可以学会了。”冯三才最后拍板道,对于警卫连的小伙子们,他还是十分信得过的,绝对是堪称精兵,一学就会!

fpz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