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蛋,发错了章节了)

幽幽醒来,Mary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有些亮的晃眼,这让Mary忍不住抬起手来遮住眼睛。

动作做到一半,Mary猛然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通知韩琛是自己找人杀了倪坤,然后正准备转移个地方家里就被人闯了进来,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按倒在沙发上,最后的意识好像有人来救自己了。

坐起身来低头一看,身上原本的套裙被人脱掉了,换上了一套睡衣,胳膊上的擦伤也被人包扎起来,坐在床上抬头朝着屋内看去,一个挺简陋的木屋,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树林,眼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晒着身上暖洋洋的。

便在此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健壮的帅气男人走了进来,“Mary姐,你醒了。”

看到门口的刘建明,Mary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他救自己回来,随即脑海里不禁想到自己的衣服是谁换的,控制低头查看内衣的打算,Mary别过头去,“昨晚……”

“昨晚你怎么来了。”

“倪坤找了私家侦探,搞到了一份录像,你和黄志诚在酒店里……”刘建明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屋顶又继续说道:“他知道是黄志诚教唆的,你安排的人杀了他父亲。”

“我监听到消息后就猜到他肯定会安排人去杀你报仇,我便赶过去了,还好来得及。”

“谢谢你。”

刘建明笑笑没说话。

青春期懵懂美少女卡哇伊日系棚拍写真

“琛哥有消息吗?”

“没有。”

“我告诉他消息了,他应该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Mary低声念叨着,可心里还是担心的要命,那是泰国,不是港岛,韩琛在那边一点势力都没有。

……

“铃铃铃”电话铃声响起,一个叼着雪茄有些微胖的人拿起电话,“喂,哪位。”

“我是韩琛!”电话另一头,韩琛很是狼狈地坐在一辆抢来的车里,肩头满是血迹,人看起来很是虚弱,倒是身边的傻强还是精神奕奕。

“韩琛!?”微胖男人拿起电话看了看号码后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在港岛怎么跑来泰国了,这个电话没见过啊。”

“我这边出事了,找你帮帮忙,怎么样,行不行。”

电话另一头的微胖男人没说话,拿着电话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倪永孝疯了,他要杀光我们五人,我被他骗到泰国,这边是陷阱,我杀出来了。”

微胖男人吐了一口气,“韩琛,不是我不想帮你,问题这是你们的家事,再说我也管不了港岛那边的事情啊。”

“你哥失踪的不明不白,我知道你想回港岛,可你一走泰国这边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到时候没了根基在港岛更是无法立足,咱们合作,各取所需。”

好半响,韩琛都以为对面挂断电话了,忽然听到话筒里传来声音,“你在哪里,我派人去找你。”

呼~~韩琛长长出了一口气,人生地不熟的被泰国人追了一夜,若不是运气好,已经死几次了,再找不到庇护的地方,他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

“这事倪永孝不会宣扬出去的,这对他没任何好处。”把黄志诚和陆启昌打发走之后,雷蒙的脸色一下就多云转晴,拿起电话给王耀祖拨了过去。

“你这么肯定?”电话另一头,王耀祖眉头挑了挑。

“当然!”雷蒙嘴角上翘,终于逮着机会立刻扒拉扒拉地开始说了起来,“你小子别看能折腾,但讲究起对人心的琢磨,对政治的敏感度来说还是太差!”

“从倪永孝隐忍六年借助这些仇家稳定了势力之后才反扑的手段就看出来,这小家伙是个老阴比,十分善于隐忍,同样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件事闹开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一点没有,真闹开了警队只能把黄志诚送进监狱,这对他反而是种保护,而倪永孝要的是报仇雪恨,不能让任何一个仇人活着,更何况是主谋黄志诚,所以,他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曝光的。”

“你是说倪永孝要杀黄志诚?”王耀祖一愣,不应该啊,黄志诚没死啊,还一直活到弄倒韩琛才对啊。

“肯定的。”雷蒙一口咬定道:“现在就看你什么打算了。”

“什么叫我什么打算?”王耀祖皱眉问道。

“你不要是想让刘建明上位,那就这事我就当没发生,我对下面人说我保了黄志诚下来,买一波人情,搏一波好感,让黄志诚继续办案,那倪永孝肯定会找机会送黄志诚去见他爹。”

“到时候人一死,位置就空出来了,咱们也能试着抓一抓倪永孝的尾巴。”

“卧槽!”王耀祖整个人都惊了,“你特么还说别人是老阴比,卧槽,你这人心都是黑的啊,卖好警署,坑死黄志诚,服刘建明上位,一箭三雕,不对,玩意倪永孝漏了马脚自己都要搭进去,这就是一箭四雕!”

“就动动嘴皮子,就让你想出来这种毒计来,卖下属卖了一个好价钱啊,简直了!”

“直呼内行啊!”

“哼,你当我像你一样吗,只会无脑莽?”雷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只得起来,“别废话,你就说怎么办吧,你要是觉得恶毒那就算了。”

“别啊,就按照这个来!”电话另一头王耀祖抓抓头皮,平时自己觉得自己挺聪明的,犯罪大师级别的,跟这帮老阴比比起来还是太善良了一些。

那俩人还不能急着让他们出来,等等吧。

“早说不就完了,讲那么多!”雷蒙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心里别提多舒畅了,终于让他逮着机会在智商上碾压了这个小舅舅一头,爽!

拿起电话让秘书将陆启昌喊过来,人一进来,雷蒙指了指椅子让他坐下。

“这次黄志诚做事太鲁莽了,你给我告诉他,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再闹出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我就亲手把他送进监狱!”雷蒙敲了敲桌面一脸严厉地说道。

“啊??”陆启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好半响才一脸不敢置信地说道:“老黄他没事了?”

“那么高兴干什么,还准备再给我来一次啊!”雷蒙黑着脸吼道。

“没没没,这事儿怎么处理?”陆启昌连忙摆手。

“回头与我会亲自与倪永孝见面,昨天晚上一连发生好几起命案,除非他想让警方力针对他倪家,不然,就他妈的把这事儿部忘记掉!”雷蒙眯着眼睛,一身警界高官的气势展露无疑。

“我明白了,我这就通知他,这家伙把证件和配枪都交出来了,就等着内部调查科上门呢,整个人都傻了。”陆启昌乐呵呵地站起来,心里不禁想起之前黄志诚说的话:我与王耀祖结过仇,雷蒙是他外甥,这次肯定会借机把我送进监狱,我完了!

这家伙想差了,人家王耀祖怎么可能格局那么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