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先生,这是我的夫人珍妮!”

“珍妮,这位是泰兴行的易先生,泰山牌香皂、洗发乳、玻璃制品等都是易先生的产品。”

十分钟之后。

一行人已经身处利兰·斯坦福的府邸客厅,彼此就做,未几,一位着西洋浅白色宽大长裙的贵妇人出现。

斯坦福为之介绍着。

“泰山牌香皂、洗发乳……都是易先生旗下的产品?”

“这么年轻!”

“真是难以置信。”

“不得不说,那些产品真的好用,我很喜欢那款玫瑰香气的,而且洗发乳也很好用。”

贵妇人顿时惊讶。

那些产品自己也在用,而且用的相当好,价格上便宜也就罢了,关键质量很不错。

听丈夫所言,合作的分部利润也很好,那就更令人惊讶了。

台湾美女空姐王澜上演一场浪漫美丽邂逅

今日竟然亲自见到了那些产品的所有者,一位神奇而又年轻的东方人。

“夫人喜欢我们的产品,那是我们的荣幸。”

“今日初见,来的匆忙,这两件礼物希望州长先生和夫人喜欢,也算是泰兴行的产品。”

“就是产量比较少。”

易初三为之一礼。

能够感觉出来,斯坦福夫妇二人还是很友好的,即如此,那就该更进一步。

说着,易初三看向木雪阳。

“请!”

木雪阳点点头,从身侧拿出两个精致的木盒,递放在茶几上。

“这……,易先生,你太过谦了。”

斯坦福略有惊讶,看着茶几上的两个精致木盒,也是泰兴行的产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哈哈,二位且看看是否喜欢。”

“如果觉得可以,那么我们泰兴行接下来会推出的。”

“如果觉得还可以改进,今日我就在这里。”

易初三指了指那两个木盒,对着斯坦福夫妇再次笑语。

“即如此,那我很是期待。”

斯坦福有些好奇。

泰兴行又有新的产品了?

近前数步,行至茶几之前,将两个木盒拿在手中,同时递给夫人珍妮一个。

没有迟疑,放在手中,便是打开了。

“这是……好精致的颈链!”

“很漂亮!”

打开手中的木盒,顿时……一片耀眼的光芒出现在眼眸深处,那是一件未曾见到的颈链。

非是珍珠颈链。

也非宝石颈链。

好像是钻石颈链……平添珍贵。

那颗钻石好像一颗晶莹的水滴? 在光芒的照耀下,散发别样的光彩,很是灵动。

“这是……表!”

旁边,珍妮夫人也将手中的木盒打开? 入眼处却是一只套在手腕上的手表。

手表自己自然见过。

可如眼前这般的手表,还真没有见过,看起来有着钢铁的冰冷? 也有着钻石的美感。

上面的指针不断转动着,看起来很是精致与典雅,尽管不知道价格? 已然添为珍贵。

“这应该是你的? 夫人!”

斯坦福将手里的木盒递给夫人? 自己都觉得很漂亮,夫人想来也是一样。

“那这个应该是你的。”

珍妮微微一笑? 也将手里的木盒递过去。

“哇!”

“这是……? 好美丽的颈链。”

果不其然,拿着那只盛装钻石颈链的木盒? 珍妮夫人直接发出感叹,对于这般漂亮的东西? 实在是双眸发亮。

“这是一颗圆钻亲自打磨的? 形状如水滴? 我称之为天使之泪? 四周是秘银打造的。”

“不会随着时间变色,永远的绽放光芒。”

易初三亲自介绍着。

“州长先生手里的表物,是泰兴行的精细产物,通体精钢打造的,可惜不能够大规模生产。”

“表面是宝石镜面,指针是秘银打造的,仿制受到铁物的影响,还可以防水,还可以显示日期。”

“对于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与斯坦福先生来说,更应该如此。”

易初三继续介绍着斯坦福手中的表物。

那两件东西自然是现代世界带来的,除却送往府城的九层九,自己还留下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应该正合时宜。

“易先生!”

“这件礼物我很喜欢!”

未等斯坦福说道什么,珍妮夫人已经将那条颈链拿了出来,放在手中。

召过一个侍者,在阳光下细细打量,面上笑意更盛。

“夫人喜欢再好不过了。”

易先生点头一礼。

“这只手表……的确是我见过最漂亮,最精致的了。”

斯坦福先生见状,对着夫人看了一眼,很是无奈。

不过这两件礼物的确自己很喜欢。

想来价值不菲。

东方人!

很有意思。

******

“州长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商人。”

傍晚时分,从斯坦福夫妇的府邸中走出,酒足饭饱,许多事情也都商量的差不多了。

得知伍家将加州铁路公司的股份卖给泰兴行,斯坦福很是遗憾,其人倒也没有隐瞒,准备整合整个加州的铁路公司,建造一个更大的铁路公司。

此外,其人倒也没有阻碍,因为伍家的股份太少了。

倒是对于和泰兴行的进一步合作,很有兴趣。

易初三倒也没有拒绝。

“他本身就是一位大商人!”

易初三略有醉意。

斯坦福可是铁路大王的。

积累的财富不用说,一生积累的财富数以千万计,当然,现在他还不是铁路大王。

“既是州长,也是商人。”

“啧啧,这样的人,真好。”

木雪阳表示羡慕。

“初三,接下来铁路难道真的很赚钱?”

刚才的饭桌上,初三和斯坦福谈论了好多铁路事情,木雪阳表示自己难以深入。

可听二人之言,还是明白的。

那就是铁路会越来越重要,也会越来越赚钱。

“掌握了铁路。”

“前期投入很大,后面的话就是躺着赚钱了。”

“比如铁路两旁的政府补偿土地,比如货运,比如客运,比如各种物资的中转。”

“都相当赚钱的。”

“斯坦福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想要整合整个加州的铁路公司得,最迟明年,他就会公布的。”

铁路!

别说是这个时候的花旗国,就是现代社会,一样很重要。

赚钱!

不要太简单。

易初三有心插上一手,貌似……有点难,不过能够成为一份子也不错。

只要在物流运输中,不受之于人就行了,成为掌控者……还是算了吧。

xiazai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