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轮回大门关闭后,枉死城里居住着数百万计游魂。

其中大多数游魂就和普通的平民百姓一样,安居过日子。

只要不出枉死城,这里自然是安无虞。

但绝大多数的游魂,是没有机会进入阴阳道,更不会遇到大头蛮。

至于那些遇到的,估计这个时候,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即便偶然见过大头蛮的,也没见过如大头这般模样的大头蛮。

三只眼睛,血盆大口,身覆龙鳞光是模样且不提。

仅仅是大头身上那股不同寻常的神韵,就已然让那些小鬼们都感到畏惧不已,更不要提一个小小的游魂了。

小贩尖叫一声就要逃跑,然而等他扎着脑袋往前跑了十几步的功夫,睁开眼睛一瞧。

却发现自己居然还站在原地。

原来不知道何时,大头的触手已经把他拦腰卷起在半空。

就在小贩万念俱灰之际。

沉溺于花海之中

大头却是指着小贩车上的大木桶。

“这个……啊!!”

说着还用触手,指了指木桶和自己的嘴巴。

见状小贩一怔,一旁范永安则马上上前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了,大人怎么会吃你这种脏阉货色,大人是要吃茯苓糕。”

小贩看到了身穿战甲的范永安,顿时心神大定。

小心的看了一眼眼前大头后,心里小声嘀咕道:“妈耶,你家大人长得这么奇怪,谁知道他是吃茯苓糕,还是吃我?”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游魂,远远惹不起范永安这等鬼将。

于是咽了口吐沫,小声道:“有茉莉蜂蜜味的,有抹茶味的,水果味,不知道大人您选择哪种口味……”

面对小贩的耐心介绍,大头则触手一挥,一张冥钞送在小贩的脸上,一脸豪横的向小贩道。

“都要!!”?(?﹃??)

一听这话,小贩立即喜笑颜开,拿起冥钞一瞧,嘴巴一下笑到了后脑勺去了。

“好嘞!您稍等~~”只见小贩马上开始忙活起来。

各种口味混合在一起,也不管会不会串味,一股脑的然都丢进木桶里。

随手用铲子随意搅动了几下,便是就成了。

半人高的木桶,至少两个成年人都抱不住,但对于大头来说,这玩意就和爆米花桶没什么区别。

连带着小贩手上的铲勺都一并拿过来,当做勺子一般,一边走一边吃。

别说,虽然混合了好几种口味,但吃在嘴里的感觉,冰冰凉凉的,让大头感觉到别有一番滋味。

周围围观的摊贩们见状,再看向大头时的眼神顿时热切起来了。

一出手就是一张崭新的冥钞,而不是那些散碎的纸银,如此豪爽的模样,哪里还能是什么怪物,这简直就是行走的善财童子啊。

一时间街道两旁的商贩立刻开始热情起来,不仅不再害怕,反而鼓起勇气涌上前,极力的推销自家的商品。

大头对那些所谓的稀奇珍宝,没有任何兴趣,但若是好吃的东西,向来没什么抵抗力。

什么牛肚包啊,什么桂花酥啊,牡丹饼之类的类似旅游特色的小吃,一概来者不拒。

偶尔看到什么甜食,如银丝酥之类的东西,大头还会大量采购,打算带回去给自己的好兄弟肉球吃。

至于结账的方式,那就简单了,不管物品本来值几个钱,别管拿多少,总之大头都会丢下一张崭新的冥钞。

丁小乙在它来之前,给了大头整整两箱的冥钞呢。

之所以给大头这么多冥钞。

一方面是因为丁小乙觉得吧,钱是男人的胆。

当你兜里揣上一千块,你能挺胸抬头,且从容淡定的走进红灯交错的小巷,去欣赏那些站在街头乘凉的小姐姐。

当你兜里揣上一万块,你能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当地最好的养生会所。

当你兜里揣上十万块,嗯……你会发现,你能穿着大裤衩,脚踢人字拖,神气高昂的坐在夜总会里,用挑剔的目光,去审视那些所谓的女神。

不高兴,还能换一批。

这方面,秋哥已经在亿去不返的道路上,有了充足的实战经验。

什么!!多少钱能挑网红??

问这个问题的人,十个人里面,九个都是人傻钱多。

还有一个连夜站票,恨火车跑的慢,扛起火车跑了3000公里。

还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要大头去租赁土地,担心会遇到一些刁难之类的麻烦,虽然可能性不大,但钱还是多多益善才好。

总之,丁小乙不想让初次独立的大头,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此时的大头,就相当于怀揣百万巨资的嫖……不,是财神。

走到哪儿无不一片热闹。

小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薄本薄利,但今天只要大头肯点头,一张冥钞足够顶的上他们两年的收益。

当然,也有黑心肠的,想要坐地起价。

那就不好意思了,出手大方,范永安管不着。

但你要想要和大头玩小心思,嘿嘿,范永安身后那群正在摩拳擦掌的一众小鬼,会让你明白,做鬼也是要讲良心的。

如此闹腾的动静,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不远处酒楼上,几位身穿华衣的贵公子正品着手上的美酒,怀抱歌姬,好不快活。

当中一名青发公子酒兴正浓,举起酒杯:“此时此景,我想要吟诗一首……”

“好!”

一众人纷纷鼓掌。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忽然就听到下面一阵吵闹,坐席上的宾客,却是纷纷朝着楼下望去。

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一个个不由指指点点,惊声讨论起来。

见状,青发公子脸色一沉,不知道是谁抢了他的风头。

站起身来往下一瞧,不由揉了揉眼皮,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只见街道上,一只体态丰满的大头蛮,行走在街道上。

周围的行人避之不及,而那些商贩却是一个个扎着脑袋往里面冲。

大头蛮不是什么稀罕物,阴阳道里有的是。

哦,最近可能稀缺了点,毕竟上次被人给抓了好大一批。

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头蛮,居然还能大摇大摆的在枉死城里逛街的。

这就等于现实中,你看到狮子上街,不仅没有被城管打趴下送进动物园,还大摇大摆的坐在美食街上品尝美食。

有人打发小二下去问清楚什么缘由。

没一会功夫,小二就蹬蹬蹬的跑上楼,把事情经过一说,众人更是大感新奇。

“走,去看看!”

他们这些公子哥,背后出身,无不是阴曹显贵,哪里会怕什么大头蛮。

当即兴冲冲的走下楼去。

“哎,你们……”

眼见自己宴请的好友居然说走就走,青发公子哥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这首诗他都想了好几个月了,好不容易想好了,正要在这些朋友面前,大秀诗文,不成想还没来及喊出一个字,人都走光了。

“无趣!”

随手把手上酒杯一丢,起身跟着走下楼去。

大头沿途买了许多东西,手上还拿着一个小本本。

上面写着双儿他们一众人的名字,仔细看,连胖胖的都有。

显然是打算给每个人买点礼物回去。

周围那些商贩,一个个把东西往它面前送,一时大头都快看不过来了。

这时候,大头忽然目光一顿,双眼不由得看到远处的墙角里,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丫头,污头蓬面的蜷缩在墙缝里。

枯瘦的模样,脚上连鞋子都没穿。

见状大头一怔,脑海中突然想起来丁小乙偶然间,曾提过,一个赤脚买烟的小女孩。

想到这,大头挥动着触手,轻轻推开众人,将那张大脸凑到墙缝间。

顿时小女孩脸色一阵阵发白,显然是被大头的模样给吓到了。

“大人,不用管她,这种穷鬼枉死城里太多了,连鞋子都没有,过不了几年,就会浑浑噩噩,变成行尸走肉,最后烟消云散。”

范永安在一旁低声说道。

倒不是他心狠,而是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开始还会心软,但时间久了也就麻木了。

但大头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看她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模样,双眼骤然闪过一抹精芒。

恐怖的大脸,在小女孩眼中,摇身一变化作一个白白净净的胖娃娃。

一脸憨笑的走到小女孩面前。

“给你!”

只见胖娃娃从肚兜里,掏出一叠厚厚的冥钞,还有许多吃食。

女孩一怔,目光则是看着胖娃娃手上白净的馒头,不由自主的咽下去一口吐沫。

伸出颤巍巍的小手,一把将胖娃娃手上的馒头拿过来,放在嘴里就吃起来。

见状,大头不禁想起自己没有遇到丁小乙时。

每天躲在阴冷的树丛里,捡着树林里的骨头啃的那段岁月。

那段时间,天是黑的,树也是黑的,一只弱小的大头蛮,在被其他阴阳道的厉鬼欺负后,顶着饥肠辘辘的大脑袋,漫无目的的走到了黄泉边缘。

也是在那里,它遇到了小乙,那段时间天开始亮了,生活似乎焕发了新的生机。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儿,大头鼻梁一酸,伸手就把厚厚一叠冥钞塞进女孩的口袋里。

在小女孩还不知所措的时候,便转身离开。

站在后面的范永安见状,嘴角一抽,正想要劝阻,但想了想,这件事和自己无关,也就忍住了没有开口。

然而大头前脚刚走几步路后,猛不丁听到后面一阵尖叫声。

顿时大头脸色一变,转过头来,快步冲回墙缝一瞧。

方才那个女孩已经倒在了地上,正见几个黑影,正围在她的身旁,手上正拿着刚刚抢来的冥钞。

看到倒在地上的女孩,蜷缩着身体,手上还死死抱着一枚白白的馒头时。

大头的眼睛骤然变得猩红起来……(▼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