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正说着话时,吴军已经转回来了,左肩背着一支缴获的步枪,手里拿着刚才用来兜着缴获物资的敌方人员的外套,仰脸问道:“我的外套用完了吗?

如果没用了,怕是要还给我了。这弹药和有用的东西太多,这身上没有件衣服装它们,还真不行。”

姚琦一听,忙将挂在里面车侧栏板高处的那件外套取下,从车尾处扔给了吴军。

吴军伸手接住扔给自己的衣服后,先是使劲抖了抖衣服上的浮尘和沾上的小碎屑,然后检查确认了一下,那个满装的驳壳枪的弹匣还放在左侧的外口袋里。

这才放心的将自己的外套穿在身上,并将放在自己裤子口袋里的四个步枪弹夹一一取出来,放到了自己上衣的右侧外口袋里。

随后,他将取自敌方分子身上的衣服搭在了自己的左胳膊上,从自己的肩上取下步枪,抬头看着姚琦和庞清两人。

刚才他在过来时,已经看见庞清的后背上多了一支步枪,姚琦则是端举着步枪,朝远处瞄着,现在就直接问道:“这缴获来的步枪,你们都会用吧?”

在见到姚琦和庞清都点头的时候,吴军不禁笑着朝他们两人拱手施礼,显得很是客气。

姚琦和庞清忙也一起朝着吴军拱手回着礼,姚琦纳闷的问道:“吴兄弟,您这是干什么呢?怎的忽然间要对我们行礼呢?”

吴军见状就笑着向他们两人解释道:“这就我不知道的事情,要向你们来请教,作为学生,向老师行礼致敬是很正常的事啊?

现在,我郑重向你们请求,你们当中谁来教教我,怎么给这支枪上子弹呢?”

姚琦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就笑着看向庞清,对他说道:“兄弟,关于这个事,还是得由你来啊!

粉红女孩Koili图片

于着枪械使用一途,你可是咱们几人当中当仁不让的行家。”

庞清倒是没有对此事进行推辞,一是现在情况不比平时,是处于战时状态,要赶快帮同伴解决疑惑,传授同伴没有掌握的技能,是克敌的重要保证手段。

二是姚琦所说的情况确属实情,他也没有必要去谦虚的。

于是,庞清很自然的伸手从姚琦手里取过步枪,拉开枪栓,将已经装填到步枪里的子弹,都给退了出来。

五发子弹接二连三的掉落到了车厢的地板上,姚琦忙蹲下身子去捡拾着。

庞清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步枪弹夹,插放到弹仓上,然后展示给吴军看。

吴军示意庞清将枪递给自己,在仔细看了弹夹插放的位置后,就将枪递还给了庞清。

然后,他将搭在自己左胳膊上的衣服平放在地上,如法炮制的将自己手里步枪的子弹都退了出来,子弹落到地上的衣服里,并没有到处乱蹦,很是安稳的待在衣服里。

在给步枪的弹仓口插放上一个弹夹后,吴军说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庞清探出身子,向吴军示范着如何下压弹夹里的子弹进入弹仓。

在示范了两遍,确认吴军掌握了动作要领后,庞清就用右手的大拇指使劲从弹夹的上部往下按压,弹夹中的子弹顺序进入了弹仓中。

庞清将枪栓拉上后,对吴军说道:“在完成这一步后,子弹就算上完了,可以继续保持射击了。”

吴军点点头,照着庞清的做法,用右手的大拇指,从上按压弹夹里的子弹,很顺利的就将子弹装填入了弹仓。

在将枪栓拉上后,吴军举了举手里的步枪说道:“真是不错的枪,比我在家时用的老猎枪,那可是强多了。”

“您之前没有用过这种枪啊?”

庞清闻听此言,不禁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吴军微笑着说道:“我们在卫部不比你们在总卫的直属统辖下,还能有机会参加专门的军事训练。

说实话,就连这配发的驳壳枪,我也只是经过短暂的训练,实弹的机会更是寥寥无几。

像今日这样的实战,我还是第一次经历,不过倒是挺适应的。”

庞清听了之后,很是喜欢吴军这种脾气,勇敢而又乐观,不自卑也不自弃。

“那听你的意思,之前是用过猎枪的了。有这个基础,用这’汉阳造’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庞清鼓励着吴军。

吴军笑着点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枪,说道:“这枪的名字有些好听,居然是用地名来命名的。这枪得有多让国人自豪啊?”

庞清之前并没有这样想过八八式毛瑟步枪的别称的含义,现在听吴军这么说,忽然这心里也有了感觉。

“汉阳造”这三个看似简单明了的汉字中,不知蕴含了多少人的骄傲与期望,其中也有不为人知的艰辛与血泪。

“是啊!此枪面世后,官方公开的命名是’八八式毛瑟步枪’。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开始以这支枪的生产方汉阳兵工厂,所在地汉阳这个地名来称谓此枪。

许是人们太喜爱这枪了,对这枪有感情,’汉阳造’这个名字就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了。

久而久之,’汉阳造’就成了咱们手里这支枪的代名词,倒是这枪的官名却是没几个人知道了。”

庞清专门为此给吴军解释了“汉阳造”三字的由来。

“这样多好啊!冷冰冰的枪,若不是性能优异,值得信赖,让人是青睐有加,爱不释手的,怎会有这样一个亲切的名字呢?

不是如此去叫这枪,又怎么能恰如其分的表达出使用此枪的人,对这造枪之人的无比敬仰和尊重之情呢?”

吴军倒是对此事看得真切,说着自己的想法。

此时,姚琦已经将自己捡拾起来的五发子弹,装回到了从庞清手里拿过来的空弹夹里。

在将弹夹还给庞清后,姚琦将刚才庞清拿去做示范的步枪靠在自己的右臂处,枪托杵地,枪口朝上的放着。

吴军攥了攥手里的枪,朝左侧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我现在有一件事要给你们讲一下,咱们也好商量看要怎么去做才好。”

说完,他看着姚琦和庞清两人,没有再将话讲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