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荣昌心里暖洋洋的,闺女果然就是贴心啊,比儿子好多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那么喜欢儿子,在他看来女儿比儿子要好太多,也可能说不定是他生的闺女实在太好了,别人生不出这么好的闺女。

李大花:呸,不要脸,小宝明明是我生的。

宋招弟看着李大花的屋门是关着的,她犹豫了,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去敲门。

她不知道等下敲了门要说些什么,但是陈美丽就在旁边看着她,宋招弟真是进退两难。

陈美丽见宋招弟一直站在门外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陈美丽就使劲给她挥手,示意让她上前去敲门。

宋招弟看见陈美丽的手势,心里很纠结,恨不得自己直接消失掉就好了。

陈美丽见宋招弟看到了自己的手势还是站着不动,她就很不高兴了。

然后把宋招弟扯了过来小声又很生气地说。

“你是死的啊,还是手断了,不会敲门吗?快点进去,不然等下有你好看的,快去。”

“我…知道了。”

陈美丽又用力的掐了宋招弟几下,把她推到了李大花他们的门前,然后自己躲到了一边。

蔡文静纯美的模糊萌样

宋招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敲门。

李大花听到敲门上,就喊道。

“谁啊?”

“…奶,是…是我,招弟呀。”

李大花听到是宋招弟的声音惊讶一下,她没想到竟然是宋招弟,毕竟宋招弟几乎不会来找自己的,然后她就问道。

“招弟?你有什么事吗?”

“我…我…奶…”

李大花听到宋招弟磕磕绊绊的声音,以为她找自己有重要的事,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她猜测应该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事,毕竟宋招弟是第一天来那种东西,有很多不懂的,而陈美丽又不教他们,所以宋招弟才来找自己帮忙的,

然后李大花就走过去给她开了屋门。

“来,招弟你先进来说,孩子他爹你先出去一下吧!”

宋荣昌点了点头就走出去了,宋宝萱也想走了,她还没洗澡呢!

她开口和李大花说道。

“娘,那我先去洗澡了。”

“小宝别走,先待着。”

“好。”

李大花以为宋招弟是为了今天早上的事,她就想好好和宋招弟说道说道,顺便也让宋宝萱一起听一听,让她知道那种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到时候她来的那种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大花看着局促不安的宋招弟安慰她道。

“招弟,你别怕,有什么事就和奶说。”

宋招弟低着头不敢乱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李大花以为宋招弟是不知道怎么问那种事,她就说道。

“你是不是为了今天早上的那事来了?”

宋招弟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道。

“不…不是的。”

她本来可以直接应下的,但宋招弟不太敢撒谎。

李大花没想到自己猜错了,她实在想不到除了这个,宋招弟还有什么来找她,李大花疑惑地问道。

“不是?那你来找我有啥事?”

“我…我想…”

李大花和宋宝萱都看着宋招弟,把宋招弟看得更紧张害怕了,话也说不出来了。

宋宝萱见宋招弟似乎很害怕,她不知道宋招弟怕什么,她和李大花好像不是那么可怕吧!

宋宝萱就说道。

“招弟,你别害怕,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小姑姑,我…我…我”

宋招弟又我了半天没说出话,宋宝萱听着心里都着急。

“嗯?你什么?”

“招弟你有什么就说嘛,还是你娘欺负你了?我去让你爹收拾她。”

“不…不是的,娘她没欺负我,娘…很好。”

宋宝萱“??”你娘没欺负你?她很好?我仿佛感觉自己眼睛是瞎的。

李大花也是无语,她也没看到陈美丽对宋招弟有多好啊,怎么宋招弟还给她说好话呢!

是陈美丽太会洗脑,还是宋招弟实在太傻!

但凡宋招弟硬气一点,陈美丽也不能那么欺负他。

要是宋招弟找宋大力告状或者找宋荣昌诉苦,那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理,虽然最后不会过得多好,但怎么也不会比现在差。

但是当事人都默不作声,其他人最多帮说一两句话就完事了,说完可能宋招弟还会更惨。

最主要还是她会反抗才行,不然没人能时刻守护在她面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