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长歌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李叔做事儿也太滴水不漏了,不过好在后天他们还要过来,到时候再给李叔带好吃的吧!

这个时候就是好吃的、粮食是最重要的,谁让他们是有名的种田大村出来的呢。

所以曲长歌也没有推三阻四的,那样反而矫情,既然已经端上桌了,还不如就好好品尝。

她这大将风度倒是引得李叔对她好感倍增,这丫头跟她爸爸的爽朗有的一比。

回程的车上居然没有碰到村里的那几个知青,曲长歌小声问赵况:“他们今天晚上不回去?”

赵况说道:“也许人家在县里也有落脚的地方,反正后天还得回来,他们估计就在县城待着了,也省得来回要坐汽车的钱了。”

“这倒也是,我这要不是惦记着椿树,我也不回去了,来回折腾得很。”曲长歌听赵况这么一说,也觉得他们这些知青做得对。

于娇娇却是在一旁很是着急,她惦记着分数,干脆就趁着坐车这段时间开始跟曲长歌对起答案来。

有了这对答案的事情,时间就过得快了,一两个钟头也觉得很快就过去了。

三人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曲长歌和赵况自己家都没回就先去了于家接椿树。

好在于家还有丫丫在,两个小伙伴玩得倒是挺开心。

不过看到曲长歌和赵况,椿树还是第一时间向蹲了下来的曲长歌跑了过去,扑进她的怀里,抱着她的脖子说道:“妈妈,妈妈,你没在的时候我最听话了,很乖很乖的。”

森女系少女格子长裙草帽置身芦苇荡写真图片

曲长歌亲了亲他红扑扑的脸蛋,说道:“乖椿树,妈妈也想你啊!”

于婆婆跟了过来,笑着说道:“大妞啊,你家椿树真的是太乖了,比我们家丫丫乖多了。这两个小家伙的性子好像弄反了,我家丫丫跟个小子一样淘,倒是椿树跟个小姑娘一样的安静。就你家椿树这样的,就是让我一下带十个都没问题。”

曲长歌笑着说道:“婆婆,他这是在您这儿,在家的时候也皮着呢。”

椿树有了曲长歌更加不出声了,只是两只水盈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大人们,显得更加乖巧懂事了。

还是于支书问道:“你们三个考得如何啊?”

于娇娇赶忙回道:“爸,您就放心好了,我们三个出马,那还有差的。”

于支书瞪了她一眼:“你姐姐和姐夫,我是不担心,我担心你啊!”

于娇娇撇嘴:“爸,我考得很好的,虽说大妞姐速度最快,可我也没错两道题,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支书笑了:“不会是你自己这么认为吧?”

“谁说的,我都跟大妞姐和赵姐夫对过了,真的就两道题跟他们不一样。”于娇娇气呼呼地说道。

曲长歌也忙帮着于娇娇说道:“是的,我们回来的车上已经把题目对过了,娇娇真的只有两道题有些问题,其他的都没问题,放心吧!”

叶玉玲这会子从外面进来,看到三人回来忙说道:“都回来了啊,那好,咱们开饭了啊!”

赵况有些不好意思,椿树已经放到于家两天了,这个时候还一家三口到于家蹭饭……

于是,他开口说道:“我和长歌还是……”

于婆婆瞪他:“还是什么?这个时候你们不饿,我们椿树小宝贝也饿了啊!”

曲长歌忙说道:“就是就是,我好长时间没吃过叶伯娘做的饭了,想了呢。”

叶玉玲点头:“就是,大妞,走,洗手吃饭了!”

吃过饭,曲长歌和赵况两个抱着椿树回家了。

一路上,椿树很是高兴地跟曲长歌说起自己这两天在于家的事情,手舞足蹈的样子逗得曲长歌忍不住在他的苹果脸上咬了一口。

赵况走在一边看着月光下互动的母子两个,心里柔软到不行。

三人到了家里,曲长歌带着两人进了秘境,大的小的都洗干净澡,新换了干净衣服。

椿树搂着曲长歌的脖子不放:“妈妈,我要跟你和爸爸睡!”

这小子也不知道为啥,在外面就是个小闷葫芦,回到家立马变身小话痨。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他的叮嘱,可一个三岁的孩子居然就能做到这样也着实不容易啊!

曲长歌为了奖励椿树这两日在于家表现得好,点了点头:“行,椿树今天跟爸爸妈妈一起睡,爸爸还会给椿树讲一个睡前故事。”

椿树开始拍巴掌:“妈妈最好了!”

他转头看到一脸怨念的赵况,马上又对着赵况说道:“爸爸也最好了!”

赵况无奈地笑了:“我这个爸爸就是属于那种买一送一的。”

这话让曲长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三个人齐齐上床,小小的卧室充满了欢笑和温馨。

第三天一早就要去县里看成绩和参加面试,所以一大早曲长歌就只能把椿树又送到于家去了。

椿树头天晚上就已经被曲长歌和赵况两个做好了思想工作,也知道父母晚上就能回来,他一点都没闹腾,见曲长歌和赵况两个出门,还一脸笑地冲着两人挥手。

倒是曲长歌和赵况两个对椿树却是有些依依不舍的,只是县里的事情更重要,他们还是得抓紧。

两人一人背了一个背篓,看着装了许多的东西,实际上都是装的不怎么重的东西,给李叔准备的东西就放在秘境里了。

三人到县城的时候,还只有八点多钟。

下了长途车,曲长歌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对赵况和于娇娇说道:“要不咱们先把东西给李叔送过去,省得背这老些东西去面试。”

赵况也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虽说东西不沉,可是这也太扎眼了,到时候人家误会是给考官送礼就麻烦了。

所以这麻烦还是早些给李叔送过去,他们也能省了许多的事情。

三人走路很快,从长途车站到县委招待所,不过十分钟就走到了。

这回不是住店,赵况倒是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保卫科的办公室。

李叔正好在里面,而且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他看到三人又过来了就笑着问道:“是来看成绩的?”

“嗯,李叔,的确是来看成绩的,也给李叔带了些家里的东西。”赵况见李叔抬手就要拒绝,忙说道:“李叔,我也不是专门给您一个人带的,还有婶子和弟弟妹妹们呢。”

李叔想起家里人,也有些舍不得拒绝了,这年月能吃饱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赵况把两袋五十斤的大米和白面放到了办公室的地上,又有一个蛇皮袋子的腊肉和熏鸡,还有一个小竹篓里用糠皮埋着的鸡蛋。

李叔看着赵况和曲长歌两个跟变魔术一样,一会儿拿出一样来,不多会儿的功夫,自己这办公室的小半块地都要放满了东西。

“这如何使得?不行,你们拿回去吧,这么多的东西,到明年双抢后分粮还早得很呢,你们到时候就该饿肚子了。”李叔吓得赶紧拦住两人继续往外拿东西。

赵况笑着说道:“李叔,您可不记得了,我们那可是丰收大户,是全国有名的那种啊!”

曲长歌也赶忙跟上:“是是是,李叔可别推辞了,我们还要去看成绩,还要准备面试,就不打扰李叔了。有时间,李叔也去我们村玩玩,风景特别好。”

还没等李叔说话,赵况又说道:“是的是的,说是九点放榜,这已经是八点四十了,就二十分钟到钢铁厂还得走快一些呢。”

他一说完,就拉着曲长歌往外走。

于娇娇见状,只得对着李叔挥了挥手,说道:“李叔再见,有时间去我们村玩儿啊!”

没有半分钟,屋里的人跟潮水一般就退散了个干净,只留下地上的大大小小的袋子。

李叔笑着摇了摇头,孩子们这么用心,他就收下吧,只是自己家也不富裕,还是以后想着多帮帮他们吧!

从县委招待所出来的三人往郊外的钢铁厂急行军过去,没想到这回加快脚步,不过十多分钟就到了厂门口。

厂门口已经人山人海了,果然红旗村的那几个知青就在里面,正焦急地等着张榜呢,根本就没往曲长歌三人这边看。

九点一到,钢铁厂的小门就打开了,里面鱼贯而出七八个人,每人抱着一卷红纸,走到了钢铁厂的白墙边。

众人都向他们聚集了过去,那七八个人干脆利落地展开了手中的红纸,用糨糊把红纸贴在了白墙上。

红纸上是用黑色的毛笔写着大大的名字和分数,好像是按名次来的。

曲长歌三人挤过去的时候,那些红纸前面已经堆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了。

多亏三人的视力都不错,搭着这毛笔字也不小,就算隔得远也看得很是清楚。

那第一名是单独排在所有人的上面,而且字号还比别的名字的字号要大上好几号,所以大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第一名曲长歌,而且还是满分。

赵况的名字紧随其后,也是满分,可能是因为交卷的时间比曲长歌要晚,所以才会排到第二名来。

于娇娇的名字也排在第一版了,二十名之内,而红旗村其他那几个知青的名字却是在二百以后了。

三个人都挺高兴的,看来等会的面试他们都能排在前面了。

红旗村的那几个知青也看到了他们的名字,转头开始找曲长歌几个。

不过,他们也只是对着他们三个笑了笑,就算打过招呼了,特别是郭娅,根本一副不想搭理他们的高傲劲儿。

赵况却是知道,她这是色厉内荏,知道自己不如他们还在这里假傲呢。

果然,那天的章科长又走了出来,宣布道:“大家看见排名没有?今天上午的面试到五十号,下午五十号,依次顺延,大家按照排名自己把握好自己的面试时间。记住,十点开始面试,从第一名曲长歌开始。”

下面的人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也是在找自己的排名吧!

还没到十点的时候,曲长歌和赵况排在了厂门口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于娇娇离两人有些远,不过她是十五名,也没有离太远,应该很快就能面试完。

章科长站在门边,验了大家的证件,带着五十个上午面试的进了钢铁厂大门。

其他的人,则是万分羡慕地看着进去的那五十人,这五十人可就是代表着所有报考人中最精英的部分了,估计什么好的职位和岗位都得先紧着这些人来了。

面试的地点还是设在了大礼堂,这回面试却像是三司会审一般。

曲长歌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靠近舞台的地方摆了一溜桌子,桌子后面坐了一溜十多个人,而自己这边只放了一张椅子,等于是大家审视她一个了。

好在昨天晚上赵况跟她也说了一些关于面试的问题,她对这样的情形还是心里有数的。

坐在中间的就是这回分到分厂当厂长的刘韧贵,这也是赵东升说的那个挺靠谱的战友。

这是赵东升最后这次写信来告知的,反正已经到跟前了,知道的也都知道得差不多了。

曲长歌也是第一次见刘韧贵,发现他跟赵东升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

他坐着看不出高矮来,不过他却是有一双很是深邃而又智慧的眼睛,慈祥中还带些威严。

虽然他是坐在众人中间,不过提问的还是章科长。

“姓名?”

“曲长歌。”

“年龄?”

“十九周岁。”

“……”

章科长把基本的问题都问了一溜够,在座的各位领导们也算是对曲长歌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刘厂长是一直没有问过什么,可对于这个第一名,其他的厂领导还是很有好奇心,差不多都提了问题。

曲长歌也一一作答,她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所以并没有普通人那种拘谨,说话很是大方、流畅,得到了在座各位领导的一致好评。

她答完所有人的问题出去后,就换了赵况进去。

刘厂长很是骄傲,这两个战友的孩子,在这次的笔试里就是第一和第二名啊!

于娇娇看到曲长歌出来,一把拉住她:“大妞姐,他们刚刚问了你什么啊?”

fpz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