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孙悟空与猪八戒被放在了大金鹅像旁边,祭祀开始了,就如同老者说的那般,一股神异的信仰之力顺着大金鹅像飘到了某一处地方。

陈祎与洪易的念头,跟着那股信仰之力,来到了天鹅湖之中,陈祎与洪易都没有想到,这天鹅神,竟然真的藏在了天鹅湖之中,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用念头扫荡过天鹅湖的,并没有任何发现。

“嗯?这是?神国?”陈祎与洪易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当信仰之力来到了天鹅湖之后,竟然破开了虚空,在虚空之中,藏匿着一个神国,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小世界!

“难怪他没有被天庭发现,原来藏得这么深。”陈祎与洪易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念头来到了神国之中。

在这里,至高无上的,自然是天鹅神,但是让陈祎与洪易惊讶的是,神国的奴隶,或者说底层存在,竟然是天鹅,高层存在是大鹅……

原来,曾经天鹅湖的天鹅,并不是被天鹅神赶走的,或者说,也许天鹅神将它们赶走了,但是又将它们抓到了自己的神国之中。

在这里大鹅成为了贵族一般的存在,手下有天鹅作为奴仆伺候着,而至高无上的天鹅神,也彻底恢复了大鹅的模样。

现在,他天鹅神的实力,已经脱离了种族的限制,他完可以说,大鹅比起天鹅更加高贵!

“嗯?”天鹅神感受到一股信仰之力融入眉心,口中还嘀咕着,“怎么今年这么早就开始祭祀了?不过,吃人的感觉,确实很不错,这么多年,我都已经爱上这种感觉了!”

“什么?竟然有人胆敢辱骂我,还敢侵占我信徒的领地?我信徒的领地,那就是我的领地!”

天鹅神的身形化作了一道神光,消失在神国之中,神光所经历的地方,无论是大鹅还是天鹅,都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神国之外,天鹅神化作了神体,整个身躯遮天蔽日,仿佛能够只手遮天一般。

漂亮女孩和她的小猫咪

“威势还不错啊!”陈祎有些赞叹的看着飞过来的天鹅神,“这神威,比得上那托塔李天王了吧?”

“也未必。”洪易摇了摇头,“托塔李天王是在酆都大帝的面前太弱了,但是对这天鹅神,也不一定比托塔李天王更厉害。”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本神的信徒出手?”天鹅神看着自己神像旁边,孙悟空与猪八戒所化的童男童女,眼中闪过一丝渴望,“和尚?你难道不知道,我乃是如来佛祖的本尊么?”

“哈哈哈哈哈!”孙悟空听到这句话,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来佛祖要是只有你这么弱,俺老孙早就打上西天大雷音寺了!”

“嗯?”天鹅神的目光一凝,祂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妙,下意识的想要离开,但是祂却惊疑的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不能够动了!

大罗空间领域!

这还是孙悟空第一次使出这种能力,比起定身术更加的悄无声息,尤其是在面对比自己弱很多的存在时,这大罗空间领域,简直算得上无解。

“俺老孙都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弱到这种程度,亏俺老孙还想着会不会是个厉害角色呢!”孙悟空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家禽就是家禽,上不了台面!”

“俺老猪总感觉你在影射什么!”猪八戒没好气的瞪了孙悟空一眼,变回了原本的模样,“早知道,俺老猪就不变的这么认真了。”

“没有办法,本来以为还真的是某一个神系的创世神,没有想到,不过是靠模仿天鹅起家,又盗取三界神佛之名,欺骗这些信徒的伪神罢了。”陈祎也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看着自己之前信奉的神灵,现在竟然如同一只被扼住脖子的大鹅一般,周围的村民们心中很是复杂,原来自己信仰的神,竟然这么弱啊!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天鹅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祎等人,周围所有的信仰之力加持在了祂的身上,却丝毫没有能够撼动大罗空间领域的意思。

“我问你,当初,你既然选择救了那个落水的孩童,后来又为何要吃童男童女呢?”陈祎认真的看着天鹅神问道,“你就不能对村民多加照顾,让他们日子过得更好,从而发展壮大,获取更多的信仰之力么?”

“他们都是我的信徒,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的感受?为什么要等待他们发展壮大?”天鹅神怒视着陈祎等人,“我随时都能够收割他们的信仰与生命,为什么要考虑以后?若不是你们来了,他们还能够背叛我不成?”

“至于那孩童?我不过是下意识的行为,根本就没有多想,但是吃人的快乐,你们明白么?那种逼迫他们献祭自己的儿女,他们却又无法反抗的快感,你们明白么?”

“噗!”的一声,天鹅神的话音刚落,陈祎的念头一动,天鹅神的神魂,直接被覆灭,一只大鹅被陈祎收了起来。

而随着天鹅神的死亡,周围村子的大金鹅像部崩塌了,重新化作了金块,但是没有人胆敢碰一下这些金块。

在天鹅湖的上空,随着天鹅神的死亡,天鹅神的神国也直接崩塌,一只只天鹅与大鹅掉落到天鹅湖上,泾渭分明的化作了两个阵营,警惕的看着对方。

“这些金块,还有这些大鹅,你们自己处理吧。”陈祎看着蠢蠢欲动的众人,摇了摇头,坐上了马车,懒得掺和进这点破事里面。

“天鹅湖的鹅,我们分了吧!”有人提议道,“但是金块,我们是不是为圣僧塑造一个金像啊?”

“不错,圣僧把我们从邪恶天鹅神的手中解救了出来,我们应该报答他才是!”有人响应了起来,并且开始前往天鹅湖畔的各个村子,告诉他们今天发生的事情。

出于心中的敬畏,其它村子也将大金鹅像换成了陈祎的模样,这尊陈祎的金像,便成为了他们新的守护神。

原来,一切都没有改变,村民们依旧供奉着他们的守护神,只是守护神变了一个模样,除了被赶走的祁山祁海两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