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兴后,段云立刻在电子厂和劳动服务公司这边开始的生产动员大会,提出了“大干特干100天”的口号,并且将工人的奖金标准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段云这次再次从广交会上获得巨额订单,对两边的厂子而言,都是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有订单就意味着有钱赚,有钱赚就意味着公司奖金的提升,这已经成为了劳动服务公司和电子厂职工们的共识。

其实相比段云提成奖金的事情,劳动服务公司这边的职工更看重的则是分房。

在段云离开大兴的这将近一个月时间,离着厂区几百米外的家属楼工地上,家属楼的地基已经全部完成,大量的土建队工人几乎是昼夜不停,楼房的地表部分已经初具规模,砖头和水泥一车车的运往工地,现场十分的火热。

劳动服务公司这边的工人每天上下班路过这个工地的时候,总会驻足停留一人,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憧憬和希望,尤其是对于常年住房困难的职工而言,这次分房的计划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动力。

工地上昼夜不停,劳动服务公司厂房也是灯火通明,加班加点对这里的工人而言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甚至很多50多岁临近退休的老工人,也经常主动申请加班到十一二点钟,为的就是能够在分房排名上靠前一些,挑到一套称心如意的好房子。

正是因为段云放出的各种福利非常诱人,所以他平时并不怎么需要到车间监督视察工作,工人们也都相当的自觉,毕竟有专门的计件人员,每天干活多少都会在第2天的宣传栏上非常直观的反应出来。

忙了几天之后,段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儿,处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这几天前来电子厂这边参观的客商又多了起来,目前天音低音炮在全国的销量非常高,而且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抢购的情况,一天时间内几百套低音炮音箱全部销售一空,喜人的销售情况也让之前订货的那些销售商成为了回头客,再次来段云电子厂这边增加订单。

除了这些订货的销售商,还有一些在广交会上认识的电子厂代表这次也来到了大兴,准备和段云洽谈代工的事情。

由于目前段云手头的订单很多,光是深圳华发电子厂一家厂子的产能已经无法满足段云现在的订单需求,所以和国内的其他电子厂签订代工合同已经势在必行。

先前在广交会的时候,段云曾经得罪了不少国内大兴电子厂的厂家代表,尤其是段云用意识专利抢走了他们所有的外贸订单,令这些厂家代表感到非常的愤慨,一路差点引发冲突。

比基尼美女 清纯泳池边写真

不过当这些厂家代表得知段云“背景深厚”,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后,一些头脑灵活的厂家代表得知段云的私人电子厂只有100人的规模后,选择退而求次,寻求和段云合作,承接一些外包工作。

说到底,产品能出口创汇固然是一种荣誉,但终归是为了赚钱,既然从段云电子厂这边也能找到机会赚钱,这些厂家代表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目前国内的电子厂除了北京和上海的几家知名电子厂外,其他省份的电子厂技术和实力都非常落后。

国内的几家日子比较好过的电子厂都是引进的国外家电生产线,但这都是在当地省政府大力支持和重金扶持下,才获得的欧美以及日本的生产线,在当前家电市场供不应求的火热环境下,他们抢得了先机,赚得盘满钵满。

而对于那些规模稍次的中小企业,他们没有当地省市级政府的大力支持,无法成为热门家电诸如电视机,洗衣机,彩电等产品的指定生产厂家,所以想趁着国家逐步放开对企业的自主经营权这个机会,也能从这个火热的家电市场中分一杯羹。

有的厂家代表回去和厂领导商量了一下后,很快就得到了厂领导的同意,立刻派人前往大兴电子厂和段云寻求合作。

其中几家电子厂在这件事上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意见,认为堂堂的国营企业给私营企业做代工说出去有些不好听,但面子敌不过里子,经过一番讨论之后,这些电子厂家最终还是派人来到了段云厂子,寻求代工合作。

无论如何,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这天,段云刚刚接待完几个客商,正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的时候,一个保安敲门走了进来。

“段经理,外面来了几个人,说是北河电子厂的代表,想找您谈点事情。”那名保卫对段云说道。

“北河电子厂的厂代表?”段云闻言顿时愣了一下,思索了一下后,对那保卫说道:“他们来了几个人?”

“来了4个,每个人都带着两个大袋子……”那个保卫说道。

“你到保卫科多找几个人到我门口守着,然后把他们带进来吧。”段云沉吟了一下说道。

段云回想起上次在广交会上正是自己抢了他们120万美元的外贸订单,而且北河省的领队领导还和段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场面一度火药味十足。

在没有确定对方来意之前,段云还是要提防着一点。

“好的,我马上叫人过来。”那个保卫说完,转身快步离开了段云的办公室。

几分钟后,在几名保安的带领之下,那4个北河厂的代表来到了段云办公室。

“何明……”当段云看到领头的那个留着偏分头的中年男子后,顿时愣了一下。

原来此人就是上次和段云在广交会上争吵过的北河电子厂代表何明,没有想到他这次居然亲自来到了这里。

“段经理你好!”一看到段云,何明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对段云伸出的手。

“你好,你好!”感觉到何明似乎没有什么恶意,段云也随即微笑地伸出了手。

“段经理,上次广交会咱们之间有些误会,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计较哈。”何明语气恭敬地对段云说道。

fpz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