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时代的顶尖宗门道场?”

王乐眼中精光一闪,脸上顿时露出饶有兴趣之色,跟着嘴上忍不住质疑道:“上古时代到现在早已是沧海桑田,道场里面即便有宝贝,也早就化成飞灰了吧?”

与此同时,王乐不由得在心中想道:“一个地阶中期强者都能知道虚无缥缈的上古时代。”

“看来在这禁区深处,断层的上古时代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就在王乐心有所想的时候,只见余恩赐摇头回应道:“老弟你来自外面的武道界,对上古时代的修炼文明有所不知再正常不过。

顿了顿,余恩赐继续解释道:“上古时代的那些修士手段通天,尤其是顶尖道门里的修士更是如此。”

“他们想要保宗门道场不被岁月腐朽,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余恩赐具体说道:“这次贺城主遭受重创,正是因为深陷保护道场的神秘大阵当中无法脱身才会这样。”

听完余恩赐的解释,王乐不禁想到惊鸿仙子和雷兽这两个从上古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

“那些上古时代的修士,确实有这个本事。”王乐不由得在心中想道。

跟着就见王乐看向余恩赐问道:“有关那处秘境的消息,余兄能打听到更多的情况吗?”

话音刚落,就见余恩赐毫不犹豫的摇头苦笑道:“这等机密之事,外人只能是雾里看花,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真相。”

大提琴女郎尽显高雅气质

“要不是贺城主出现意外,涉及到这处秘境的风声根本就不会传出来。”

说到这儿,余恩赐忍不住问道:“老弟你怎么就对那处上古时代顶尖宗门的道场秘境感兴趣了?”

只见王乐也不隐瞒,回应道:“在下只想看看那里有没有自己急需的极品源石。”

而王乐没有说得是,按照雷兽的说法,如今的极品源石在上古时代只是末等的下品灵石。

换句话说,如果进入那处宗门道场,说不得能找到比极品源石更好的中品灵石和上品灵石。

心思念转间,王乐不动声色的又问道:“进入那处古老秘境的只有贺城主一人吗?”

余恩赐摇头回道:“当然不是,既然代表贺家的贺城主去了,那么另外两家,肯定也有人去了。至于是谁,那外人肯定不清楚了。”

“不过能去那处古老秘境的人,必然和贺城主一样,都是武道巅峰强者。”

“额!”王乐嘴角微翘,笑道:“看来这凤鸣城三大家族的武道巅峰强者不少嘛。”

余恩赐点头回道:“那是当然,如果没有几位武道巅峰强者坐镇族中,想要在这凤鸣城生存下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接着余恩赐更具体的继续说道:“单我田家的武道巅峰强者就足足有五位!”

“这么多!”王乐不禁暗自咋舌,敢情这禁区深处的家族势力,能与武道界的顶尖势力和隐世道统相比肩了。

“这五位武道巅峰强者都是田姓族人?”王乐忍不住问道。

只见余恩赐顿时就笑出声来,摇头回道:“当然不是了,他们大多是家族供奉的外来武道巅峰强者,本姓的很少。”

“比如我田家的本姓武道巅峰强者只有一位。”

王乐听到这里才有些释然。

毕竟一个家族有五位武道巅峰强者就足够恐怖了,如果这些武道巅峰强者都是同一血缘的族人,那真是逆天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天元大会上没有收到足够的极品源石,还得去那处古老秘境碰碰运气。”

王乐顿时在心中有了决定,到时候必然要找这三家去过秘境的武道巅峰强者打听一下相关情况。

就在王乐心有所想的时候,对面的余恩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后笑着起身对王乐拱手说道:“亦菲姑娘想必快到白云楼了,余某先失陪一下请她过来。”

王乐不禁有些意外的问道:“像这种女子不都随时待在楼中,等待客人召唤的吗?”

余恩赐笑着摇头道:“亦菲姑娘不比一般人,她是我白云楼最特殊的那一个。”

“更准确的说,从来都是只有她选客人的道理。”

“如果她不乐意,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见不到她。”

“额!”王乐不禁笑道:“奇货可居啊!”

余恩赐没有回应,只是嘿嘿一笑,跟着就转身出了包厢。

王乐见状,也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对于王乐而言,如今最重要的是极品源石,还有归墟观主逍遥子的下落。

至于所谓的亦菲姑娘,王乐根本就没什么兴趣。

在他眼里,穆熙妍就是最漂亮的,谁都比不上她。

但就在王乐想到自家老婆的瞬间,脑海里突然冒出下落不明的许星恩,整个人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起来。

当初从俗世红尘进入武道界的时候,王乐不是没有打听过许星恩的消息,但结果都是石沉大海。

半晌后,王乐长长叹了口气,心中满是愧疚的喃喃自语道:“希望她一切都好吧!”

正当王乐因为下落不明的许星恩而心境失守,变得有些浮躁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外面有些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余恩赐和人争吵的声音。

“额!”王乐眉头一皱,心情不爽的暗自嘀咕道:“每次想吃点好东西都不太平。”

心思念转间,王乐起身离开座位走向包厢门口。

当王乐绕过水墨屏风,打开包厢门的时候,就见外面已经围上了不少人。

而被围在中间的几个人里面就有余恩赐。

不过王乐的目光,第一时间就就被站在余恩赐身后的一位高挑纤瘦的美女给吸引了。

皮肤白皙,吹弹可破,眼眸如星辰闪速,如云黑发披在背后。

尤其是浑身散发出我见我怜的动人气质,更能激起世间任何雄性动物的保护欲。

“嘶!”本来就心境失守的王乐毫不犹豫地咬了下舌尖,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无需多问,这位必然就是之前余恩赐口中提到的亦菲姑娘了。

“这女的有点邪乎!”

王乐深深看了眼余恩赐身后的美貌女子,心中暗自警惕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