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皮亚琴察的更衣室,气氛几乎凝固。

主教练卡尼在回到更衣室后,就将战术板推到一旁,坐在队员们面前,一言不发。

这样完的崩盘,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但是却真实地发生了,这已经超出了战术层次方面了,完是因为球员们低迷的状态和错误的应对方法。

斯卡佩利坐在那里,低着头,肩膀微微耸动,这个在不久前才度过自己十八岁生日的年轻球员,正在竭力的控制自己趋紧崩溃的情绪。

“埃尔,不是你的错。”和斯卡佩利在队内关系最好的纳因格兰和卡西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们分坐在其两边,拍着他的肩。

“我……”

这种感觉很无力,斯卡佩利的一线队首发堪称灾难性,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这时,球队里最受尊敬的老球员洛伦佐走了过来,他站到斯卡佩利面前,一把拉起了这个年轻小伙。

自从斯卡佩利被招进队后,洛伦佐就成为了他亦师亦友的前辈,已经到了退役年纪的洛伦佐,非常喜欢这个在其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球员,所以每天训练的时候,他都会给斯卡佩利教授自己的经验。

别的不讲,斯卡佩利在预备队时仅仅时灵时不灵的长传球,在洛伦佐的指导下,就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总而言之,斯卡佩利对这个球队的老人,非常尊敬。

“给我站起来!”洛伦佐并没有像场上一样只是默默看着斯卡佩利,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位看到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因为一点挫折就一蹶不振的父亲,一边愤怒一边又心疼。

“丹、丹纳。”斯卡佩利猝不及防被洛伦佐一把拉起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清纯美女操场运动忽遇大雨仍自在

“你是准备放弃了吗?”

“我……”

“你知道我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犯过多少错误吗?”洛伦佐重重锤了锤斯卡佩利的胸口:“小子,如果你真的就因为这个狗屎一样的上半场就一蹶不振,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你的!”

斯卡佩利听着洛伦佐的话,回想起了上半场两次丢球时,布雷西亚的卡拉乔洛和塔戴对自己戏虐的微笑。

他缓缓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腔怒火慢慢燃起,在青年队时的他,以无所畏惧和强悍的防守闻名,但是似乎自从前往预备队和被提拔至一线队后,那样在场上如同野兽一般的他就消失了。

如果在预备队时,弗兰奇尼是因为怕其在场上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才对斯卡佩利加以限制,那么经历了那么多来到一线队后,斯卡佩利早已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只是他还是差一个契机去重新找回那时的感觉。

“**!我要让他们好看。”

更衣室外,刘枫靠着更衣室的大门,露出微笑,听着屋里的对话,他的记忆被勾回了在桑托斯的那些年。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因为输球哭鼻子时,一向都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父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自己哭鼻子的时候,走过来安慰自己,而是狠狠骂了自己一顿。

那一顿臭骂,刘枫记忆犹新,因为那是父亲第一次对自己红脸,也是最后一次。

从那天之后,桑托斯的天才枫才真正的诞生,在队友和教练的眼里,刘枫成了那个无论球队处在什么状况,什么逆境,都能够保持无穷斗志的球队灵魂。

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队友们对本应该在看台的刘枫出现在这里有些诧异,不过想到这是自己的主场,而且意乙对球员更衣室的出入人员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大家也就接受了。

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卡尼在洛伦佐刺激过斯卡佩利后,正扶起战术板准备讲些什么,看到刘枫后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下半场,球队的阵容不会有任何变化!“

指着战术板,卡尼一字一句的说到:”但是,帕达利诺你的位置会被提前,我需要你和拉查以及卡西亚帮助球队改变比分。“

球员们听到主教练的安排后,都有些疑惑,因为在大部分球员心中都认为,中场休息时,导致球队丢掉三球的最主要人物斯卡佩利会被换下。

“教练,要让埃尔单后腰嘛……“

有球员当即提出了疑问,双后腰的搭配都被对方打爆了,主教练竟然要变阵4123,这实在不太明智。

“是的,有问题吗?”

卡尼点了点头回答到,不过他的眼神却一直在在刘枫进来后就做到了刘枫身边的斯卡佩利。

“我没有问题!!!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斯卡佩利这一次没有低下头,他抬起头直视着卡尼的眼神,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好的。”

其实做出这样的决定,卡尼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的,但是比起毁掉一个有天赋的年轻球员,他愿意赌一把,比起直接将斯卡佩利换下去,给他救赎的

机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至于是龙还是蛇,就看下半场他的表现了。

接下来,卡尼又说了一些极具煽动性的话,希望以此来调动一下球员的积极性。

可惜半场0:3的比分确实影响太大,虽然球员们都表示会在下半场比赛拼尽力,但是他们心里怎么想卡尼就不知道了,如果下半场球队不能改变球场上的状况,很有可能这场比赛就是一场大败。

毕竟,不是每一支球队,都能像利物浦那样上演绝境大逆转的戏码。

“埃尔,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和你做朋友吗?”

刘枫来到更衣室后,就直接和斯卡佩利坐在了一起,他笑着看着面前经过洛伦佐的刺激已经好了不少的好友,开了口:”因为,我很喜欢你不服输的样子。”

“事实上,第一次见面时,虽然你在我面前的狂妄让我很不爽,但是我能感受到你骨子里的倔强。”

摸着后脑勺,刘枫靠在身后的柜子上:“埃尔,对面的前锋已经那样羞辱你了,你不会连当初对付我的表现都拿不出来吧?”

“去你的!”

斯卡佩利在刘枫来到自己身边坐下后,就明白了枫过来的目的,很明显自己这个好友是抱着开导自己的想法来的,不过刘枫的话却让他想起了一段不太好的回忆。

“放心,那两个前锋比起你差远了,这场比赛,他们不会再进球了!!!”

中场结束,双方球员返场。

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皮亚琴察上半场灾难性发挥的斯卡佩利,不过,人们却并没有看到预料中垂头丧气的脸,呈现在他们眼中的,是一头暴怒的公牛。

“完事啦?“观众席,袁潇看着回到身边的刘枫。

“嗯嗯,埃尔比我想象的强很多。”点了点头,刘枫接过袁潇递过来的围巾看向场内,他脑中浮现出了斯卡佩利最后给自己的表情。

“接下来,就看他能够表现的怎么样了。”

#